主页 > N与生活 >请求的核心,是合作与共好的善意 > 正文

请求的核心,是合作与共好的善意

请求的核心,是合作与共好的善意

我这一生都有种不真实感。

直到最近我才知道这种感觉有多普遍。长久以来,我一直以为只有我这样。心理学家有描述这种病症的专业词彙:冒牌者症候群(imposter syndrome)。但在我认识这个词彙前,我就

创造了自己的说法:反诈骗小组(fraud police)。

反诈骗小组是你所信赖的「真实」成人化身,是你所想像的、让你感到害怕的力量─存在你的潜意识中─他们会在半夜来敲你的门,说:

我们一直紧盯着你。我们有证据显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。你被控完全是即兴发

挥。你随意瞎掰的罪名成立,你没资格做你的工作,我们要把一切带走。我们要告诉所有人。

我最近到某艺术大学做毕业演讲,然后我问在场的成年人,包含教职员,曾有过这种感觉的人请举手。我没看到有人没举手。

艺术工作者每天都要跟反诈骗小组近身肉搏,因为我们多数的作品都很新,不适合归类或依传统归类。身为艺术家,没人能告诉你合理性在哪里或用魔法棒赋予你合理性。你必须用自製的魔法棒碰触自己的头,虽然有时觉得这幺做很笨。

没有成为真正的艺术家所谓「正确的道路」。你可能觉得去上艺术学校、出版作品、有唱片公司跟你签约,就能得到合理性。但这些都是狗屁,都是你自己想像出来的。你说你是艺术家,那幺你就是。如果你能让其他人经验或感受到深刻或没预料到的感受,你就是好的艺术家。

在学术界「成功了」,或许是成为终身职的教授,受到了正式任命。但多数时候,不管是什幺领域,「外在」的任命或认可(恭喜! 你是正式的教授或执行长或总裁了!)不一定能让反诈骗小组乖乖闭嘴。事实上,外在的认可反而会让反诈骗小组更大声嚷嚷。随着官方头衔和责任而来的,是更深沉、更吓人的恐惧─妈的他们一定会找到我。

我可以想像经验老到的脑部外科医师,在划下第一刀前,心中闪过这个短暂的念头:

真的吗? 我今天早上还把手机掉进水坑里,我找不到钥匙,没办法好好维繫我的关係,然

后我现在握着一把尖锐的刀,準备要切开某人的头? 他们可能会死掉。是谁准我做这件事的?

世上每个人某种程度上都必须即兴发挥。我们可以很确定这点。

艺术界和企业界一样,业余和专业人士之间的差别在于:

专业人士知道自己是即兴发挥。

业余人士假装自己不是。


请求的核心是合作。

外科医师了解她的工作是创造型的工作,机器无法完成。外科手术需要人类的巧手与决策。手术无法靠自动化的技术完成,因为过程需要批判思考和大量的临场发挥。这份工作需要平衡自信与合作,混合直觉与即兴创作。

外科医师划开脆弱的人脑时,如果在过程中看到意外的肿块,需要身旁的人做一些必要的协助─而且要快─她绝对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问题上:

我有资格请求协助吗?

我请求协助的这个人真的值得信赖吗?

我在这种时刻有请求帮忙的权力是不是太混帐了?

她只能接受自己的立场,毫无羞愧地请求帮忙,取得正确的手术刀,然后继续切割。眼前的事比这个更重要。对消防队员、机长、救生员如此,对艺术家、科学家、老师─任何关係中的任何人都是如此。

请求协助时心里不觉得歉疚的人,认为自己与世界是合作而非竞争关係。

带着羞愧请求协助意味着:你的力量高过于我。

带着傲慢请求协助意味着:我的力量高过于你。

心怀感激请求协助意味着:我们有力量互相帮忙。


请求的艺术可以学习、研究,然后渐趋完美。如同绘画与音乐大师一样,请求大师知道请求的领域基本上是即兴发挥,不仰赖创造规则与常规,反倒凭藉粉碎常规蓬勃发展。

也就是说:没有规则。

应该这幺说:有很多规则,但它们屈膝祈求被打破。


在我的TED演讲后,我开始在部落格上讨论自己当街头艺人的经验,我很讶异这幺多人说:听你演讲之前,我一直把街头艺人想成是乞丐。但我现在把他们看作是艺术家,所以都会给他们钱。

看到这类说法让我既伤心又激动。它直捣我试图藉演讲讨论的问题核心。如果大众的心态如此易于改变,我们可以如何把它从街头带到网路上? 我认识的许多艺术家朋友仍在网路上挣扎着,如何接受自己寻求协助的合理性。

我过去几年在群众募资的镜厅中看到一个反映出来的议题,我把它带到部落格上讨论:请求和乞讨有什幺差别?

许多人谈到自己面对当地街头艺人的经验:他们不把自己投入帽中的小费看作是慈善之举,而是付费接受服务。

如果请求是合作,乞讨则是没有连结的需求:乞讨无法提供价值给施予者。以定义上来说,乞讨未提供任何交流。

以下是在我部落格留言的人试图描述乞讨所用的词语:操弄、绝望、底层、动物、垂死挣扎、操作、罪恶、羞愧。

关于请求,反覆出现的词语如下:自尊、合作、交流、脆弱、互惠、互相尊重、舒适、爱。

请求是亲密与信任的行动。乞讨是恐惧、绝望或软弱的作用。那些必须乞讨者要求我们的帮忙,而请求者则相信我们爱的能力与跟人分享的渴望。

不管在街头或网路上,与观众真实交流、让人与人产生互动,都是请求协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诚实的沟通能形成互相尊重,而那种互相尊重使得请求者有别于乞讨者。

摘自《请求的力量》

Photo:Kristina Litvjak, CC Licensed.
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