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与生活 >支出──钱花掉就没了 > 正文

支出──钱花掉就没了

女儿说

「可是,爸,拜託你啦!我这次一定能赢!只要再给我一点零钱就好了嘛!」

支出──钱花掉就没了

我相信当时整个游乐园的人都听到我那使出浑身解数的哀求了。回想起来,也许路过的人都想塞点钱过来好让我闭嘴,可惜没有。我那天运气用尽(钱也是),接下来的六、七个小时只能在那好玩的奥普兰游乐园(Opryland Theme Park)里走来走去,饱受折磨,因为我已经荷包空空。而这全都是我的错。

在纳什维尔长大的我,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去奥普兰游乐园玩。那是一座位于城外不远的超棒音乐主题乐园,里面有很多可乘坐的游乐设施与摊位游戏。它就像迷你版的六旗乐园(译注:Six Flags,美国大型连锁游乐园),而「音乐之都」纳什维尔的精神,就是这座乐园的动力。由于我家有这座游乐园的季票,所以小时候我们常会去玩。

本章开头提到的故事,是我六岁时的经验。正如我前面所讲,我六岁时已开始努力做家事,依照家事表上的项目领酬劳,再把赚来的钱放进支出、储蓄、奉献这三个信封。父母向我说明,既然我已开始自己赚钱,那幺想在游乐园里玩点什幺特别的,都不该巴望着他们帮我出钱。出门前,父亲要八岁的姐姐和六岁的我从各自的「支出」信封里拿钱,并告诉我们:「这些是妳们自己赚来后规划支出的钱,因此要怎幺花用都可以。」

姐姐的「支出」信封又大又厚,因为她很少真的花什幺钱,这真是有够夸张的。总之,姐姐想了一下就说:「我呢,并不想把全部的钱都花掉,所以决定拿一半去花,另一半继续存着。」于是她仔细数了刚好一半的钱放进口袋,「支出」信封里还留有一半。记得那时我心想:「她疯了吧?我们可是要去奥普兰游乐园玩一整天耶!她干嘛不把『支出』信封里的钱全部拿出来,好好玩个痛快咧?」我心里一边这幺想,手一边伸进信封,分文不漏的将全部的钱拿出来塞进口袋。六岁的我要去最爱的游乐园,而且口袋满满。今天的我没有极限!

从停车场到大门的路上,老爸对我们小小说教一番。每次要进去游乐园前他都会来上这幺一段,提醒我们手上的钱是自己的,可以自行决定怎幺运用。既然我们有自己的钱,家规的其中一条就是:「想多玩摊位游戏,就得自己付钱。」

我姐当下可能已经在做笔记了吧!我能想像她认真把每个字都听进去,并且逐一写下来,点头说道:「没错,没错,老爸说得好,我听懂了。请不用担心我,我可以用这笔钱玩上一整天,或许剩的钱在回家时还够帮大家买晚餐呢!我会小心谨慎花自己的钱。」

至于我则不然。我兴沖沖跑进迎宾大门,準备好要花钱喽!才走进园区不到三步,我就看到第一摊游戏,于是跑过去爽快把钱放在桌上,就开始玩了起来。游戏结果是我输了,所以我再拿出更多钱放在桌上,再玩一轮,结果还是输了。接着我一而再,再而三的拿钱,直到可怕的那一刻来临。最后我伸进口袋只摸到线头,还有已然破碎的美梦。我的钱在第一个游戏就花光了,而前后总共只玩了五分钟而已!

我记得自己跑回去找父母,求他们再给我钱:「这次我一定能赢的!我已经把那游戏给摸透了!」顺带一提,这件事就是我长大后绝不赌博的原因,因为知道一切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变得很惨。总之,父母拒绝了我,我甚至还跑去求姐姐:「姐姐,我需要一点钱!拜託啦!」而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遇到疯子似的。此时,我哭了起来,居然又跑回去跟我妈哭诉:「妈,拜託啦!我之后会还妳的!」没错,那时我竟向理财达人蓝西夫妇借钱!你可以想像结果不会好到哪里去!

接着,父亲低头看着我,他所说的话我至今难忘:「蕾巧,钱花掉就没了。一旦妳花了钱,就拿不回来。如果妳已经把钱花完了,今天就只能玩到这里了。」后来的情况也确实如此。我记得自己接下来六个小时逛遍园区的免费活动,心酸的看着姐姐在那里细细思量要玩哪些游戏。我敢打包票,那时我看起来一定很悽惨,甚至可能曾夸张哀号,把大家搞得受不了;但父母完全不为所动。而那天剩下的时间,我只能试着接受自己因冲动而把所有钱挥霍掉的事实。而能让六岁的我学到这教训,真的是父母送给我的神奇礼物。

父亲说

坐视孩子因为他自己的决定而受苦,对父母来说需要莫大的力气与决心。小孩通常都擅长说服又可爱,而且会一个劲儿的纠缠,所以父母很难不心软,也很难不去想:「他们只是小孩嘛!」当然我们在很多时候也会特意出手,为做了笨决定的孩子解围。但我和太太都知道,在后果不致失控的情况下,让孩子遭遇挫折是在调节痛苦指数,这种痛苦程度高到足以给他们教训,却不至于造成永久伤害。如果父母期望孩子每个决定都必须正确无误,导致他的痛苦程度过高,那就是做过了头;同样的,时时护着孩子、不让他承受不智决定的痛苦,这种「直升机父母」也是过犹不及。我和妻子不断试着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。

蕾巧是三个小孩中表现最夸张的一个,常会把事情弄得像攸关生死那般洒狗血。那次去奥普兰游乐园的事确实就像她所描述的;但从父母的角度来看,其实情况根本没那幺严重。她花光了钱,落得一文不名,这就没什幺好说的了。不管她再怎幺可爱、哀号、噘嘴、说服,都改变不了钱的多寡。破产就是破产,而她之所以会破产,是因为没有控制花费──这点我们已经先警告过她了。我遇过太多人即使到了五十四岁,仍旧学不会这个简单的道理。


摘自《理财力,从小就要教》,天下文化出版
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