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Z一生活 >支持《说唱剧场:香港爱情》 与香港文化谈一场恋爱 > 正文

支持《说唱剧场:香港爱情》 与香港文化谈一场恋爱

支持《说唱剧场:香港爱情》 与香港文化谈一场恋爱
目前的香港,不是一个容得下爱情的城市。

那个为了成全白流苏范柳原而陷落香港,已成过去。

没有爱情,也就没有情趣,没有历险,生活淡淡似是湖水。无论喜爱异性或同性,有性需要时可用流动应用程式找对手,翌日一觉醒来又是一条好汉,不用花时间培养感情,也不用踌躇如何表白,更别说约会、吃饭、看电影......

非关局势,而是此地人人搵钱至上,有楼有高潮 - 生理反应与物质与财产紧紧相扣,多乏味呀。

《水浒传》中,西门庆情倾人妻潘金莲,王婆献策说要赢得美人归,关键在于「潘驴邓小闲」 - 当中的闲,就是闲心、闲暇。你对上一次「得闲」是何时?

港人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「周身唔得闲」、「得闲死唔得闲病」,彷彿空闲就是不对,就是罪大恶极。大表弟于枫叶国求学,每趟长假期返港,双亲都为他安排一连串节目。平日一整个上午或下午,跟不同导师打羽毛球;每个週末週日,不是参加长跑比赛就去行山;还有大大小小饭局聚会、家族旅行等等。表弟悄悄投诉说,返港后没有一刻停下来!

那幺,你最想做甚幺?小朋友回答:「甚幺也不做!或者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」续道:「不过,他们不喜欢看到我没事做的模样呀......我只想多睡一点,窝在家里,看看电视或打机。」

「假期不是用来休息的吗?平时要应付考试测验已经够忙,每年只有趁着寒假和暑假回来顺道休息一下。大学毕业后投身社会,届时我再也没有跟寒假和暑假一样长的假期了。」他又疑惑:「得闲都有罪吗?」

一言惊醒梦中人!香港的生活节奏,一日比一日急速,为了不致落后只好赶头赶命。这样的土坏,如何能滋长爱情?

多得黄洋达,多得〈国立大台〉,还有762、阿A及Eric,每星期的《香港爱情》系列提醒大家,在盐水文化氾滥之前,这里曾经有过不少刻骨铭心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- 这才是非物产文化遗产!每回收听都感到揪心;揪心在于心底里知道老好日子经已远去,而且一去不返,日后迎来的将是无尽苍凉。姑且借调张爱玲《半生缘》结局一句,「香港,我们回不去了。」

对于爱饮喜茶、嗜吃海底捞的一群,香港文化的存在与否着实无关痛痒。但身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,《说唱剧场:香港爱情》无疑是这片土地的輓歌。正如早前国师陈云接受封面访问之结语:「与中国成为了『命运共同体』后的香港没有希望,但你有」,与香港谈恋爱?不了。

但,与香港文化谈恋爱,对于身土不二的一众义民而言,是必须的。

大家的支持不单给予继续营运之动力,亦让一众创作人得到实质支援;此后,他们将会用心製作更多佳作,以文字、音乐及平面创作,文化抗共。

「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,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,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。」(张爱玲《倾城之恋》)当中的「夫妻」不区泥于男女;不过,唯有,才能让文化传承、滋长。

购票连结︰

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