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Z一生活 >卸下重担看见需要 林裕国:打造僕人式领导公司文化 > 正文

卸下重担看见需要 林裕国:打造僕人式领导公司文化

「每进到一个空间,我就会有一些感受和想法」,知名室内设计师、现任李林室内装修设计有限公司负责人林裕国,善于打造室内质感与幸福空间,但他却一度无法量身打造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庭。

卅岁创业当老闆,为释放压力和寻求短暂快乐,他喝酒赌博、外遇。「我只是一个星期天的基督徒」,生活与信仰冲突拉扯,让林裕国压力与脾气愈来愈大,直到婚姻陷入危机,无能为力的他再度经历上帝恩典。如今,团契聚会代替喝酒应酬,让时间被神使用,林裕国与家人关係开始改变,公司的业务量及利润加倍成长,「当我愿意成为别人的祝福,神的赐福就来了。」

民国八十年创业以来,林裕国的公司为许多金融机构、商业空间及高级住宅做设计与规划,包括元利建设、克缇国际企业、Google、Sony、Barclays、J.P. Morgan、Heineken等知名企业,以及台北真道教会、南京东路礼拜堂、板桥福音堂等美仑美奂、时尚现代化的室内设计,这一切要从林裕国的建筑梦说起。

乡下孩子的设计梦
一个乡下的孩子考上建筑系,消息传开,大家纷纷放鞭炮送红包,恭贺林裕国光荣北上就学,但这样的盛情祝福却没有让他从此走上顺遂的学士之路。

相较班上同学扎实的美学基础,林裕国追赶的十分辛苦,同时又要分担家里经济负担,大二暑假因扛重物,导致严重的坐骨神经痛,「睡觉都坐着睡,甚至跛脚走路长达一年」,身体及学习出状况,每学期都在被当的边缘,林裕国心中的建筑梦逐渐破灭。

「大五时我完全不敢做毕业设计,当大家都在做设计时,我则选择写毕业论文。」然而藉信仰力量,林裕国心里十分平安,「我的心境是平静下来的」,身体也逐渐康复,毕业论文还获取第二名的殊荣与肯定。

退伍后林裕国到姊姊的贸易公司工作,但因不适应家族企业文化,又无信心到建筑公司上班,于是他向上帝祷告寻求未来的方向,「拿起桌上报纸,一打开看见室内设计应徵广告,我就去了。」生命一连串的恰巧,皆是上帝的赐福与安排,应试者中间林裕国不是最有经验的那一个,却是雀屏中选的那一位。

从建筑设计到室内设计,林裕国在新的人生跑道上加倍努力,「老闆出国就会带回许多新的饭店及建材的资料」,林裕国说自己总是认真钻研,下班后不回家而是到工地去观摩学习,逐渐打开自己的眼界与经验。三年后,他与合伙人共同创业,成立李林设计,「李林」乃结合合伙人与他的姓氏命之。

大男人脾气 带来夫妻疏离
「男主外、女主内」是林裕国根深柢固的观念,卅岁创业当老闆,自当全心投入事业,「我一个人要负责案子、管财务,根本无暇用心于家庭,更没有顾虑到妻子和孩子的感受。」逆来顺受的妻子杨凤珠,则长期压抑自己情绪,不断忍受家中大男人的霸道与脾气,而每回宴客,林裕国更是对太太颐指气使,使唤太太处理宾客大小事情。

事业压力大,林裕国时常情绪不稳,家里一点小事就会让他大动肝火。「当时太太怀着老二,每次碰面她迟到,我就会故意把车往前开,当她跟上来时,我就会再往前开,三、四次后才让她上车。」在车上若有争执,顾不了身怀六甲的太太,林裕国甚至会急踩煞车,要她马上下车。

创业第二年,林裕国发生婚外情,加上与妈妈同住,杨凤珠面对丈夫外遇还要扛起照顾老小的所有责任,林裕国对此却毫无感受,直到杨凤珠提出离婚要求,他才惊觉事态严重。「她态度非常坚决,并且开始在外面找房子,我吓到了,趴在窗台上大哭。」翌日,他恳求妻子给予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林裕国开始努力压抑自己的脾气,注意妻子的需要和情绪,三个月后仍得不到妻子的认同,「她说,你一样还是大男人,并没有改变。」林裕国不死心地再努力三个月,连续好几次,然而这一切看在妻子眼里,都是出于林裕国勉强的自我要求,夫妻之间恐惧疏离、无法沟通的问题依然存在。

卸下情绪重担 看见妻子需要
「神啊,给我力量,教我怎样去挽回这个婚姻。」在偶然的机会下,林裕国参加全福会,看见一群男人在台上又唱又跳,「我从没看过这种聚会,后来有一位弟兄为我祷告,我第一次被圣灵的平安喜乐充满,我一直掉眼泪。」

对神有更进一步认识的林裕国,十分嚮往这种真实的平安喜乐,他开始在家又蹦又跳敬拜讚美神。「以前我常半夜恶梦惊醒,就乾脆起床来写隔天要处理的公事。但后来我半夜醒来,就会宣告主是掌管万有的神,必使我安然入睡,再睡不着,就到客厅敬拜讚美,心里就安稳下来。」每当他的情绪重担一落下,就开始看见妻子的需要。过去,靠自己的努力,换来的是挫折,如今,靠着圣灵的帮助,他变得愈来愈轻鬆。

两年后,林裕国夫妻关係有了很大的突破。他说,有一天太太在浴室问他:「你可不可以帮我拿毛巾?」他形容当时上帝好似透过慢动作定格,让他清楚感受为太太拿浴巾的过程,「我才发现,我从来没为她做过这类事。」生活中的一个贴心小动作,对这对夫妻而言,都代表着一个大突破。

建立互助文化 经历神赐福
这样的突破不只在夫妻关係上,更在林裕国的职场事奉上。「过去我的工作和信仰不能结合在一起,我会去酒店喝酒打牌,但主日又会去读经祷告,每做一个不合神心意的决定,就是一个拉扯。」

自从加入全福会,林裕国不但读经祷告,也透过敬拜讚美及默想祈祷等各种方式亲近神,「我时常在默想祈祷时,创意和策略就会跑出来,这些年来,对我的帮助非常大。」于是,团契聚会代替了喝酒打牌,同时,因着神的话语,林裕国开始渴望「信仰生活与职场的合一」,期望打造一个以信仰真理为基础的公司文化。

放下身段,亲近员工,当同仁碰到瓶颈时,给予调整的时间和空间,甚至陪伴其共同面对与解决。林裕国说,有一次一名员工车祸昏迷,家里上有老母下有两子女,当时公司决定仍按月给薪,并由其妻子代理职务,「总有一些杂务可让她帮忙」,以维持该名员工家里的生活所需。三个月后,这名员工清醒过来,但行走不便,因此外出洽公等事宜,皆由工程部同仁协助处理。刚开始同仁会不满,林裕国便会力劝员工互相包容扶持,同时,制订评鉴準则,让协助支援的员工在团队精神等项目上,得到较好的考核成绩,以带动形塑公司文化。

第二年这名员工可自己慢慢行走,一半时间可到工地,一半时间在办公室,慢慢恢复工作步调。林裕国认为,主管的角色,就是在这过程协助调整其适合的职务内容,让员工可以持续向前,不受阻碍。

「过去员工各做各的,没有团队合作,互相竞争指责。」林裕国表示,要建立全新的公司文化,非常不容易。他运用《僕人式领导》一书精髓,设立三个目标,包括营造安定安全的工作环境、建立平台使每位同事的潜能有最好的发展,以及由下而上的管理模式。

当员工的需要被看重与同理,通常他走过困境后,也会以同样的态度来回馈其他同事,形成互相体谅与承担的新生力量,增加团队合作与向心力,反而提升了公司的绩效,营业获利率也有加倍的收穫。

更让林裕国惊讶的是,管理上也达到事半功倍的果效。「因为公司全体由下而上自动自发,自由运转,我每天需要进到办公室的时间反而缩短,更可运用其他时间完成更多的事。」


相关阅读